打开APP,全本阅读

打开
A+ A-
A+ A-

三年前匈奴入侵边境,作战前心腹突然叛变,挥剑直刺向他。


封瑾躲闪不及,旁边身怀六甲的庄络胭挺着孕肚生生替他挡了那一剑。


孩子没了,庄络胭的身子也受到了重创。


可封瑾却毫发无损,身披铠甲奋勇杀敌直至凯旋而归。


回想起那些过往,封瑾的心狠狠一痛,不由自主地伸手抱住眼前的女人。


“月儿,我知道委屈你了……清雅生的第一个孩子我会直接过继给你,让你做孩子母亲……”


庄络胭避开他的触碰,脸上透着显而易见的心灰意冷。


“你走吧,我累了。”


她不咸不淡的语气让封瑾颇有不悦,自己已经做了让步,她还要无理取闹到什么时候?


“月儿,别闹……”


他像往常一样用亲吻哄着她,可庄络胭却脸色苍白地推搡开他。


“别碰我!”她不要他沾着其他女人的气息来碰自己!


封瑾这些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,身边不管是女人还是达官显贵,都对他千依百顺,何时被人这般忤逆过?


庄络胭的抗拒,顿时让他恼羞成怒。


“我养你这么多年把你性子给养刚烈了?不准我碰,想让哪个野男人碰?!”


封瑾欺身而上,动作粗鲁。


庄络胭痛到近乎窒息,根本无力推开身上的男人。


这三年来封瑾碰她的次数越来越少,但这般毫无前戏地贯穿,还是第一次。


她的身子止不住地颤抖,不知道是因为他无情的动作,还是因为他的话而感到悲痛。


“说,你想让谁碰你?”封瑾也不好受,但他必须重整自己对这个女人的绝对主权。


庄络胭死死咬着嘴唇,一声不吭。


封瑾的伸进了她的衣裳中,触到了骨骼的走向。


“怎么瘦了这么多?”他终于发现了异样,温柔地放慢了动作。


那宽松衣裳内的身躯,瘦弱得好像只要一用力,就会散架一般。


庄络胭眼神黯淡地就像笼了一层雾霾,里面只有空洞的绝望。


封瑾的心突然紧缩成一团,抬起因常年握剑而粗粝的手捧住她的瘦小脸庞。


“乖,不闹了……我以后会多来陪你……”他将吻落下,结束了这场床榻上的战役。


整理完后,封瑾本想再多抱抱庄络胭,门外传来了婢女的叫喊声。


“将军,公主不小心动了胎气,不好了!”


封瑾闻言,几乎立刻从床上跳了下来,连衣裳都来不及穿戴整齐,直接冲了出去。


仿佛只要去晚了,就将失去这世上最宝贵的东西一般……


庄络胭躺在床上没有动弹,眼底的破碎近乎将她冰封住。


足足休整了半月,她身上那些淤痕才渐渐消散。


天气愈冷,满院秋色愈浓。


自那日分开,封瑾又来过几次院子,但庄络胭都避而不见。


她做不到两女侍一夫,也无法直视他身上属于其他女人的气息。


封瑾耐着性子等了两次,最后索性再也没来了。


其他女人甚至是身份尊贵的公主都巴不得讨好他,他自是没必要在她这里受这种不受待见的气。


他再也不来,庄络胭索性落了个清净,但心情依旧郁郁寡欢。


寒霜遍布,转眼变到了初雪降临。


难得看到萧条外的雪景,夏荷想让庄络胭舒缓下心情,央求着想让她带自己去赏雪。


庄络胭披上貂皮坎肩,数月来第一次走出梧桐苑。


只是刚往冰湖边走,便听到一阵清脆而又娇媚的女子声音。


“夫君,宫中老人曾说若在初雪日和心爱之人携手赏雪,定能白头到老……”是清雅的声音。


庄络胭绞紧手中的帕子,缓缓转眸望去。


小鸟依人的清雅正依偎在封瑾怀中,开心地拨弄着他肩上掉落的雪花。


两人也看到了站在冰湖畔的庄络胭,双方都明显愣了愣。


“清雅见过姐姐。”清雅将手放在微微隆起的腹部上,不失礼节地屈膝行了个礼。


只是同时,她手中的帕子却似没拿稳般突然滑落,直直顺着风吹到了冰湖面上。


“啊……夫君,这是你送给我的鸳鸯帕……”清雅急忙叫道。


封瑾看着庄络胭那毫不搭理人的冷清样子,心底升起一股无名火。


许久未见,她怎还是那般不可理喻?


“你去捡一下。”封瑾直接对着她吩咐道。


庄络胭一怔,看着不远处那绣着戏水鸳鸯的帕子,早已不知心碎为何物。


她突然就想通了一件事——


绝代有佳人,幽居在空谷,但见新人笑,谁闻旧人哭。


前六年从艰苦到风光,是庄络胭陪着封瑾一步步成为邱国大将军。


后面的六年乃至更长,该轮到别的女人了……


庄络胭深吸一口气,解开肩上的貂皮坎肩,缓缓朝冰湖走去。


捡完这鸳鸯帕,她的心也就彻底死了。


冰面忽地开裂,呲呲的裂缝骤然朝着庄络胭曼延。


“月儿,别动!”身后传来封瑾那略显慌张的大喊声。


庄络胭就越装作没听到,弯腰拾起那帕子,足下的冰面瞬间开裂!


“噗通”


她整个人失重般跌落冰湖底……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