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+ A-
A+ A-

片树荫里蹲了一会儿,盯着柏油马路上干透的油漆出神。
片刻后,约莫没那么累了,她慢吞吞地站起来,忍住轻微的头晕,重新躬身抱起那摞书。
都到这里了,没办法。
“……同学?”身后倏然响起试探性的招呼声。
顿了两秒,陈绵绵回头。
身后是个男生。
戴黑框眼镜,T恤短库,脖子上挂着一串浮夸的银饰,略显嘻哈的男大学生打扮“那个,你一个人搬得了吗?看起来好辛苦啊。
男生站在原地,脸上挂着因为搭讪而略显局促的笑。
对视几秒后,他快步上前,接过她手里的书,热络地开口,“我帮你吧。
要搬到哪里去?”手上骤然一轻,显得这一切都很突然,陈绵绵没反应过来,站在日光下,迟钝地啊了声。
“都是同学嘛,我看你一个女生太累了,就想帮一帮,没有恶意的。”
男生见她犹豫,解释道。
实在有点不舒服,没力气拒绝别人的好意,沉默了两秒后,陈绵绵开口道。
“……十号宿舍楼。”
“谢谢。”
“啊?所以这是你们班的教材,这么热的天,你全一个人搬?”“别太过分了啊,高温天气不想出门很正常,但至不至于全班都装死,让你一个小女生来做这么重的活儿吧?”王轩帮她把书搬到宿舍楼下的树荫里,汗如雨下,累得不行,也真情实感地生气了。
陈绵绵没接话,只是安静地说了句没事,然后转身去超市冰柜里给他拿了瓶水。
“谢谢你了。”
她说。
树荫遮挡住大半阳光,只留斑驳光斑浮动,女孩脖颈上一层薄汗,在日光下隐隐闪着光。
王轩一顿。
她很白。
刚刚在教学楼下他就发现了。
身型纤细,骨架很小,五官精致。
此刻过热,白哲的脸颊泛起轻微红晕,略圆的杏眼却沉静。
被她这么一看,王轩忽然有点不好意思,停住了想要掀起衣服擦汗的手,顿了两秒,接过那瓶水,略显局促地捏了捏。
“那我就先走了?如果你有需要帮忙的再叫我。
“好。”
陈绵绵说,“谢谢。
“没事儿。”
王轩心里七上八下,揣着事儿转身往回走,一路上心思浮动。
穿过教学楼和球场,原路返回,走到行政楼下,已经热得快要中暑。
“妈的,什么鬼天气,活不活了还。
王轩推开门,大厅充...
片树荫里蹲了一会儿,盯着柏油马路上干透的油漆出神。
片刻后,约莫没那么累了,她慢吞吞地站起来,忍住轻微的头晕,重新躬身抱起那摞书。
都到这里了,没办法。
“……同学?”身后倏然响起试探性的招呼声。
顿了两秒,陈绵绵回头。
身后是个男生。
戴黑框眼镜,T恤短库,脖子上挂着一串浮夸的银饰,略显嘻哈的男大学生打扮“那个,你一个人搬得了吗?看起来好辛苦啊。
男生站在原地,脸上挂着因为搭讪而略显局促的笑。
对视几秒后,他快步上前,接过她手里的书,热络地开口,“我帮你吧。
要搬到哪里去?”手上骤然一轻,显得这一切都很突然,陈绵绵没反应过来,站在日光下,迟钝地啊了声。
“都是同学嘛,我看你一个女生太累了,就想帮一帮,没有恶意的。”
男生见她犹豫,解释道。
实在有点不舒服,没力气拒绝别人的好意,沉默了两秒后,陈绵绵开口道。
“……十号宿舍楼。”
“谢谢。”
“啊?所以这是你们班的教材,这么热的天,你全一个人搬?”“别太过分了啊,高温天气不想出门很正常,但至不至于全班都装死,让你一个小女生来做这么重的活儿吧?”王轩帮她把书搬到宿舍楼下的树荫里,汗如雨下,累得不行,也真情实感地生气了。
陈绵绵没接话,只是安静地说了句没事,然后转身去超市冰柜里给他拿了瓶水。
“谢谢你了。”
她说。
树荫遮挡住大半阳光,只留斑驳光斑浮动,女孩脖颈上一层薄汗,在日光下隐隐闪着光。
王轩一顿。
她很白。
刚刚在教学楼下他就发现了。
身型纤细,骨架很小,五官精致。
此刻过热,白哲的脸颊泛起轻微红晕,略圆的杏眼却沉静。
被她这么一看,王轩忽然有点不好意思,停住了想要掀起衣服擦汗的手,顿了两秒,接过那瓶水,略显局促地捏了捏。
“那我就先走了?如果你有需要帮忙的再叫我。
“好。”
陈绵绵说,“谢谢。
“没事儿。”
王轩心里七上八下,揣着事儿转身往回走,一路上心思浮动。
穿过教学楼和球场,原路返回,走到行政楼下,已经热得快要中暑。
“妈的,什么鬼天气,活不活了还。
王轩推开门,大厅充...
全文阅读>>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